针锋对决的博客
针尖上也要分出个胜负
 http://blog.wforum.com/yqyp9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欢迎光临针锋对决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针锋对决
 
注册日期: 2010-04-29
访问总量: 3,849,99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美国搅局失败!特朗普主动提出为
· 特朗普从亚洲带走3000亿美元大单
· 真是少见:俄罗斯从中国买下4台发
· 真够意思:辽宁舰有了,乌克兰还
· 变本加厉!安倍撕掉假面具,为遏
· 韩方回避道歉,只向邻国做出3个保
· “天宫一号”失控将坠毁?西方网
最新留言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琐碎杂事】
 · 来自解放军空降兵的特种部队!面前
 · 中国特种兵为什么强!看每天训练量
 · 吴京因战狼2遭逼捐,网友喊话咋不捐
 · 二战奇闻:英国轰炸柏林
【针尖上跳舞】
 · 这场联合军演还没进行,美国及众兄
 · 霸气!俄罗斯刚又搞了个大动作,这
 · 看到中国002航母即将试航:俄罗斯坐
 · 美军新一代未来轰炸机侵入大国领空
【寰宇时评】
 · 美国搅局失败!特朗普主动提出为越
 · 特朗普从亚洲带走3000亿美元大单:
 · 真是少见:俄罗斯从中国买下4台发动
 · 真够意思:辽宁舰有了,乌克兰还把
存档目录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5/01/2015 - 05/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网络日志列表 【4/01/2010 - 4/30/2010】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两岸能否携手共夺钓鱼岛 2010-04-30 18:50:27

  喜欢在答记者问时引用古诗词的温总理,有次在回答关于台海两岸的关系问题时引用了《诗经·小雅·常棣》中的一句话:兄弟睨于墙,外御其侮。温总理还说过一句话来“劝诫”台湾同胞: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见《周易·系辞上》)

  我不知温总理苦口婆心的循循教导对台湾能不能起点作用,不过按温总理常说的“听其言、观其行”来看,我倒觉得台湾离大陆是渐行渐远,至少从台湾人对大陆的心理认同上来说是如此。不过台湾毕竟是血溶于水的同胞,我们到底还是要对同胞作最大的努力和善意,否则我也用不着写探讨两岸携手共夺钓鱼岛这样看似不着边际的文章了。

  联系到前段时间中国海军第一次冲出第一岛链,此事引发了日本的普遍恐慌,当然感到恐慌的还有台湾。我就此事写有《中国海军舰队刺穿的不是第一岛链,而是日本脆弱的心》一文,当时我只从中国海军冲出第一岛链对日本形成的心理影响进行了探讨,对于中国海军冲出第一岛链的核心目的没有述及。不过我相信所有的中国人都清楚中国对日本方向的军事目的剑指何处,除了钓鱼岛舍我其谁?!

  4月28日凤凰卫视的“军情观察室”军情互动环节中也探讨了台海两岸共夺钓鱼岛一事。台湾的军事评论员宋兆文(应该还是台湾的前任将军)比较乐观的说乐见台海两岸联手夺回钓鱼岛。可惜宋兆文此说仅是他个人一家之言而已,既代表不了台湾军方的立场,更代表不了台湾政界的立场。

  但仅从从军事角度来讲,两岸联手确实很有现实意义的,我们看下马鼎盛先生在其一篇博客里所讲到的:“日本媒体认为:如果与中国发生军事对峙,日本部署在钓鱼岛以东仅约180公里处的宫古岛上的新雷达装置,能使日本更轻易地控制钓鱼岛。日军积极扩建离钓鱼岛200多公里的与那国岛机场,解放军务必高度关注。”“台湾离钓鱼岛只有150公里,台北当局一直对日本表明拥有钓鱼岛的主权。”从中可以看出台湾距离钓鱼岛更近,如果钓鱼岛有战事从台湾起飞的战机或从台湾出发的战舰能够较日本更早抵达。战争时刻早到一分钟甚至一秒钟,战争的结局就或大不同。或者换一个角度,如果中日双方战机的油耗相同,那么中国战机的滞空时间要长过日本——因为台湾距离钓鱼岛更近回程比日本更短。

  这是台湾在地缘上的天然优势,事实上台海两岸携手并不需要台湾出动多少的军力,台湾只需“出借”其地利之便就足够大陆赢下这场争夺战。台湾只需将机场和港口提供给大陆解放军使用,顺便做好后勤补给,剩下的一切就交给大陆好了。大陆海空军如果借用台湾的地利之便,其战斗力就更能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台海两岸携手日本就必须面对两个方向的“敌人”,日本恐怕就要顾此失彼了。当然台湾愿意出动空军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台湾的空军还算有点实力,再加上中国强大的空军、海航部队,对付日本应该是绰绰有余了。至于其它部队基本就免了,难道大陆还需要台湾出动她那老掉牙的“基德舰”不成?!

  不过即便如此,从有这个想法到真正实施除去政治上的鸿沟难以跨越之外,军事上的协调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就是说台湾在大陆对日作战时即便开放他们的领空、领海,大陆也未必就真能用上。因为军事上的战时联调是个庞杂的工程,不经过事先的演练到临战时刻才匆忙上阵那恐怕会自乱阵脚的。强大如美日两国的海军,他们都要进行经常性的演练以保证战时的联调,敌我相对几十的台海两岸又岂能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从敌人到朋友的角色转换!

  而台海两岸政治鸿沟的差距之大就更不知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了。军事上的联调矛盾毕竟还可以通过多次的演练得以解决,而政治的鸿沟又该用什么方式来填平呢!从两岸的政治局势谈到对两岸携手共夺钓鱼岛一事,我近乎悲观。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两岸的政治局势有松动到可以谈及军事“携手”的程度。

  更有甚者,现在美日台三者私底下越来越靠近,要台湾放弃“美日台”这一隐性同盟转而同中国“携手抗日”共夺钓鱼岛,这或是台湾无法承受的政治代价。得罪日本台湾勉强还能接受,但由此而得罪美国那恐怕就是台湾最不敢面的的现实,这是台湾面临的最直接的政治悖谬。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只有大陆先“解放”台湾才能荡平台湾的这一政治悖谬了!问题是台湾如果回归了大陆,不管是以何种形式回归,那所谓的台海两岸携手共夺钓鱼岛的议题就已经不是议题,那就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决策而已了。所以我探讨的问题还是基于台海两岸长期共存的现实下来寻找一种可能性的出路。

  因此我写此文只是在探讨一种可能性,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得先承认台海两岸真能携手共夺钓鱼岛肯定是好事一桩,同时也要看到在民族大义面前,台海两岸暂时搁置政见之争共同“外御其侮”的可能性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网上津津乐道的上世纪70年代蒋介石为中国大陆穿越台湾海峡赶赴西沙群岛的舰队开灯放行一事,证明了在需要“枪口一致对外”时台湾的心态也有微妙变化的可能。

  未来随着台海两岸局势的进一步和缓,台海两岸不妨真把此事当作一个提议来运作。这个过程肯定比较漫长而艰难,但还是那句老话:晚做总比不做好!台海两岸先从军事层面的互动开始,通过加深双方的互动从而推动两岸朝政治层面的良性互动发展。台海两岸可以试着在一定范围和规定程度内进行“携手共夺钓鱼岛”的军事演练,介时演练的名字倒可以不要这么露骨以免太过刺激日本。要真想做到“兄弟睨于墙,外御其辱”我们就必须先放下政见之争,在民族大义面前、在子孙万代面前,台海两岸先做一件“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千古大事!

评论(0) 引用 浏览(801)
发表评论
应该欢迎法国总统的到来 2010-04-30 18:50:00

  欢迎您,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先生及其您美丽的妻子。

  虽然我身边的同事们很不喜欢您的再次到来,但我还是在极力地说服了他们,毕竟永远的法兰西是不同于永远的美利坚。

  巴黎是我们向往的地方,同样我们的北京也是法国人民热爱的地方,我们有着共同的合作目标,也有着切实的发展利益,虽然两国相距很远,我们并不陌生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就像您的人民并不陌生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

  通过过往的一切烟云来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潮流中,单极霸权主义的锋芒已逐渐在退去这个世界的舞台,中法关系的健康发展与携手共进是至关重要的,它不光符合中法两国人民长远和根本之需求,中国的进步更会能给欧洲人民带来无限的福祉和拓取的空间。

  中国在过去、今天或未来都离不开法国人民的支持,同样法国人民也离不开我中国人民的惊世创举,正所谓“和则共兴”才是这个世界大家庭同生求存的主流,任何有违背此道而行的,其之损害都是双方的,更大于失策者的选择,谁也不会单方面从中得到什么异想天开的奇迹和收获。

  我们想总统先生应该有此深刻的体会,无论大家选择的是朋友或还是利益,朋友必然是利益的先基条件,靠强势所得已经是昨天一去不复返的过去史。

  中国人民自古就懂得以诚相待,这不光是我中华民族五千年之久的传统美德,也更是法兰西民族的优秀个性,所以错误地把一系列之难题和不符合对方的意志强加于对方,且只能使自己最终落个“自损一千,伤其八百”的结局,它只能给两国人民增添感情与交流上的误解和疏远,这种消极的因素和隐患,我们认为不可取,在当今这个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中法两国深厚之友谊更是来之不易,是经过无数个风风雨雨之考验的,我们更应该让它坚如铁铸,让曾经致力于中法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人士和前辈们的心血及其他们正确的努力能够得到永恒的发扬和继续,我们不应该去辜负他们的心愿和向往。

  中国是一个懂得大是大非的国度,中国人民有的是宽宏的胸怀和眼光,我们不会揪住别人的一点缺点而不放,一国如一人,岂有不犯错误的地方?只要你们勇于面对、承认和摈弃那些不利于中法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瑕疵,翻去那些不愉快的插曲,回归到正常的和睦相处的轨道上来,并相互尊重、秉持和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要求,都将一颗积极的心向前、向前、再向前,我们有理由相信中法的明天会更加的辉煌。

  但总统先生,您必须要清楚,就像您清楚您的国度一样,法兰西民族是一个坚强的不服输的民族,但我中华民族更是一个不畏任何强势、压迫和欺辱的民族。

  您必须要明白,西藏永远是我中国的西藏,这个问题一点也含糊不得,就像巴黎永远是属于法国的一样无须论证,您在任何情况下接见达赖,都是对我中国主权的肆意践踏,也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是无法容忍的,这不光破坏我中国之原则,更是大大地伤害了我们中国人的感情。

  中法两国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法兰西文明也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成长,我们敬仰和钦慕法兰西文化的博大和灿烂,如绘画、诗歌、小说与音乐,那里是文艺的圣殿,法国有很多宝贵的经验都是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的。

  但我们毕竟社会制度不同,国情不同,我们有求同存异的地方,所以都不能将各自的意愿和行为标准强加于对方,各国的问题只能由各国结合他自身的特色去自行解决,你们的优点我们汲取,我们的优点也当然被你们所容纳,就像我中国从不排斥西医,但也不放弃中药,以达中西合璧之疗效一样,其任何之强制的输入,都会必然导致问题的解决起相反的作用,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也更是无法理解的,你们有你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虽然两种生活方式的质量不同,但这种差距正在通过努力而被缩小。

  待我们向您的夫人问好,向伟大的法兰西人民问好。

  中国人一向懂得感恩,我们不会忘记当年是法国给了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也正是那个难得的机会,让我更多的中华热血人士在那里点燃了一炬炬解救我中华民族于黑暗之中的革命圣火。

  我们不会忘记在中国解放之后,是法国人民冲破了西方列阵的禁锢第一率先承认了我国的合法地位,这种支持就是给予了我们当时以无限的力量和信心。

  我们不会忘记那位健在的老朋友希拉克先生,曾经竭力排除万难帮助我国要求欧盟解除对华的武器禁运。

  如今法国是您萨科奇时代了。

  中国人民再次期盼总统先生能为中法友谊之长存再创丰碑,浇铸根基。

评论(0) 引用 浏览(1054)
发表评论
中国人最无聊的智慧 2010-04-29 20:13:41

  1、

  国人大多都很无聊,茶余饭后用于锻炼口腔肌肉的运动,也就是搅动舌头来议论个家常理短,偶尔也会咬牙切齿抨击一下实事,但一般都是点到为止,并不作太多的深究,这倒不是国人缺乏探究的热情,而是大多数中国人其实都很聪明,知道很多事心里明白就成,说多了也没用,怎么说,天地也是一样的黑白分明,并不会因为口水的作用而改变,这就是国人“难得糊涂”的智慧,虽然无聊但很现实!很多不糊涂的主,就老是想不明白这道理,结果最后都进去了。

  2、

  房价是时下中国的热点,对于房价常年以来暴涨的原因,有事没事的、沾边不沾边的人都喜欢插一嘴,议论一番,听着挺热闹,似乎说的也是蛮有道理,但把观点归拢到一块,就会发现大家的话都纯属扯蛋,不过,对于大家的扯蛋,也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地主家里,你除了扯蛋之外还能扯什么,难道还妄想能扯出慈善心肠来吗?

  3、

  今天的阳光明媚,天蓝得让我感觉有些恍惚,以为自己此时的身子并不在北京,而是被大风给刮到了海南,但愿这样的蓝天白云多存留几天,别他妈的到明天一早,起床拉开窗帘后,发现又是漫天的沙尘。我最近老有迁居的心理躁动,跟人聊天的话题,总是扯去哪儿安度晚年好?三亚?青岛?杭州?大理?珠海?阳朔?靠,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不知道去哪儿好!

  4、

  前几天在停车场倒车时,不慎刮了旁边的一辆车,对方车主下来看了看,发现也就是蹭点皮的小伤,随即说:“也甭麻烦保险公司,给二百块钱私了的了!”我觉得既然买了保险,该麻烦就得麻烦一下保险公司,要不,哪岂不是白交了冤枉钱。

  我和对方车主一块去了保险公司的定损点,保险公司跟我们说了一堆流程,听完后,我觉得真不该来自找麻烦,因为听了不仅头大,还要耽误我很长的时间。我和对方车主唏嘘一番后,我说咱不找麻烦了,还是给他一百元钱私了得了。对方车主看来也是觉得这事很麻烦,也没较劲非二百元不可,痛快地拿着一百元屁颠了。最后我发现,想给保险公司找点麻烦还挺难。

评论(0) 引用 浏览(1215)
发表评论
恶性暴力背后的文化沉思 2010-04-29 20:13:11

  今年以来恶性暴力事件的发生越来越频繁。人们还未忘记“3.23南平血案”,4月28日广东雷州又有暴力凶杀案,砍伤18名学生和1名老师,凶手是当地一公办教师;29日江苏泰兴幼儿园再曝杀童案,致30多人受伤。这些暴力事件内容相似,凶手多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作案手法残忍,滥杀无辜的动机多是为报复社会。屡屡发生这些令人瞠目的暴力事件,让人们不得不追问这些暴力事件背后的社会成因。

  出现这类暴力事件,个人心理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我们更应关注这类事件背后的社会成因和文化意识。在现代社会中,由于经济和社会被完全分开了,人们制定一项政策时,往往只考虑到经济的利润和效率,完全忽略了人们常说的社会代价。如果一项决策,会引起失业、痛苦、绝望、家庭不合这些社会后果,就是一种极高的社会代价,应引起决策者的充分警觉。在当代的经济理论或决策中,是从来不把这些负面的代价计算在内的。西方社会学早有认知,当一项经济决策以失业、痛苦或不稳定性为潜在力量施加给社会时,社会也会在未来以犯罪、自杀或日常暴力反作用于这项决策。

  我们的公共意识中,对暴力一直缺乏审视。暴力的定义很简单,就是指那些以外在强力控制、伤害、消灭生命的行为。暴力其实也是守衡的,即便是那些合法施加给社会和个人的暴力,最终也会反弹给社会。在现代社会,军队、法院、警察都是合法暴力的使用者,这些执法者如果在执法时不注意暴力的实施边界,损害的不仅是法律的正义,还会将一种暴力心理传导给民众。暴力对人的损害是双向的,施暴者与受害者同样会受到心灵的损害。如果执法机构常常需要依靠暴力来维持社会稳定,其结果往往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因为暴力执法的覆盖面越大,被暴力扭曲人格的民众也会越多,一个社会的理性空间只会越小,最终损害的是整个社会的稳定。所以真定稳定的社会,绝不可能依靠暴力维持,而是需要民众有对国家法治权威发自内心的认同,这才是一个社会稳定真正坚实的基础。

  此外,我们对于暴力的历史和文化意识,也值得梳理。一个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是,中国历代王朝的统治,都是靠暴力手段获得的。包括当下中国的国家秩序,也是依靠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建立的。至今为止,我们仍然把在那个特殊年代,为了同胞幸福而进行的暴力行为,视为一种让人景仰的德行;同样,那些使用暴力的革命者,也被民众视为英雄。在上个世纪初,就有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学者指出,一个依靠暴力取得合法秩序的社会,暴力其实也是这个社会的原罪。如果不正视这种原罪,不试图通过清算和疏理来获得救赎和宽容,那么暴力就可能以其它方式,在这个社会中不断出现。

  在1949年以后一个很长的阶段,人们相信暴力的价值,这和当年政治和文化意识对暴力的推崇不无关联。1949年后,直到改革开放前的文艺作品,宣扬的也多是暴力革命的正当性。阶级仇恨和暴力反抗,成为大多数故事的动力。在当年革命艺术兴起的地方,其他艺术样式必须陷入沉默,让位于对暴力革命的言说。虽然它说的是对敌人的仇恨与暴力,但这种摄人心魄的暴力热情已深入人心,可以说那时发生的很多惨绝人寰的事件,和民众这种文化心理有很大关联。改革开放后,这些作品与许多暴力史实一起,被迅速归入到历史遗迹中。我们常以为对历史事实,只需用简单的遗忘,就能换来和解与对未来的向往。这种认知是错误的。由于在公共生活中,一直缺乏对这种暴力意识的审视与纠正,这种与时代精神并不相容的文化心理,依然存留在一些人的头脑中,只要时机适合就会爆发。

  近年还有一个现象不容忽视,就是各种革命与战争影视剧,开始重回荧屏,延续的仍是那个年代的革命意识。战争和革命,本身是人类一种残酷的存在。战争剧的意义,也在于用悲剧来唤醒人们对生命与和平的珍贵记忆,而不是对杀戮者勇气的张扬。它应该带领观众一起走进那些他们不愿探究的灾祸与苦难,来发现战争的虚空与残酷,重新思考和平与人性的意义。一部好的战争剧,带来的应是净化人性的力量,而不是对杀戮的渲染和对胜利庸俗的欢呼。我们当下的战争剧,仍然宣扬的是一种简单的敌我正义,简单的以牙还牙和对阴谋的崇尚,似乎是想唤起观众对暴力的兴趣和热望。可以说,当下民众中弥漫的暴力心理,与文艺作品中对暴力公共表述的简单化处理,也不无关联。这些战争题材的影视剧,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塑造当代公共精神所承担的责任。

  贫富分化严重的社会现实,正在成为酝酿恶性暴力事件的土壤。从心理学角度讲,暴力事件的发生,与民众心灵的彼此隔绝有关,这种孤独和隔绝极易让人失去理性。所以,如何通过信仰行为、社会对话,包括对文化心理和历史意识的重塑,来创造一种可以化解民众暴力行为、舒缓民众情绪的社会机制,主动扩大民意渲泄的渠道,使那些被压抑和扭曲的心灵通过对话、协商与合作,从仇视社会的角色中走出来,已成为今天刻不容缓的任务。

  人类发展到今天,还无法完全避开暴力。如何缓解恶性暴力事件的出现,才是问题的关键。理性面对暴力产生的语境,重新审视和认知我们文化心理和历史意识中的暴力基因,可以说是解决这类社会问题的第一步。没有这种基本认知,社会就极有可能陷入一种“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这肯定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

评论(0) 引用 浏览(759)
发表评论
赵炎:日本仇华情结源自满清辫发胡服 2010-04-29 20:12:47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历史文化渊源颇深。由于一战和二战的缘故,两国人民心中都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中国人不喜欢日本人,理由很简单: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那么,日本人仇华之情结又是如何形成的?许多学者曾撰文研究,试图从“中华民族自身劣根性”上找原因,赵炎认为,这固然显得很“谦逊”,却难免有“媚日”之嫌。日本人骨子里的仇华,还是应该从历史文化中去寻找蛛丝马迹,去寻找解决办法,绝非一句“瞧得起”或“瞧不起”所能概括的。

  日本民族是个善于学习的民族,你强大、发达、昌盛,他就敬佩、崇拜、学习你,甚至不惜全盘照搬。从公元六世纪开始,日本国的“大化改新”就全面学习中国的政治、文化、经济模式,在之后的约300年间,大量的“谴唐使”和东渡的僧侣、学者、工匠、技术人员,把中国的典章制度、儒道思想、佛教文化、生产技术、建筑、绘画、雕塑、音乐、文学等大量传入日本。那个时候的日本人可没有现在这般狂傲,在他们心中,中国是天国,是光荣的国度,是不容亵渎的朝圣之地,这种无比热爱中华上国文明的情结一直延续到了明末清初。

  中日两国最早的战争是在倭寇猖獗的时期,虽然倭寇作乱中国沿海并非是日本政府正式对华宣战,但大明朝对倭寇的作战却是十分正规的。倭寇猖獗东南沿海近两百年,一直到戚继光最终彻底消灭倭寇,日本人死于“戚家军”刀下的不下十余万,日本人也无丝毫轻视或仇视中国之心。明朝万历年间,日本丰臣秀吉政权入侵朝鲜,明军入朝作战,这是两国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战争,其中就发生过多起日本人钦慕中国的例子。万历二十一年,中日议和,丰臣秀吉接受万历皇帝的册封,虽然他本人并不乐意,但主持议和的小西行长是个文化商人,却基本代表了日本民间和文化界的声音。据《明史-陈璘传》记载,大明水师在陈璘的率领下进入对马海峡,日本海军 望风披靡,“及见璘舟师,惧不敢往来海中。”万历二十七年八月十八日,丰臣秀吉郁郁死去,临死前,他还留下一首辞世歌:“随露珠凋零,随露珠消逝,此即吾身。大阪的往事,宛如梦中之梦”,毫无不可一世之态。也就是说,在日本政界、军界,对中国都存在普遍的敬意和惧意。

  满清入关以后,日本对中华宗主认同的这种钦慕心理就开始逐渐消退,并产生了鄙夷和仇视。这种心理形成的根源就是满清推行的“辫发胡服”。

  在满清最兴盛的康乾时代,就有不少中国船到长崎,也有一些遭遇风浪的中国船漂到日本的各个地方。当时的日本人明明知道中国汉族人对当时辫发易服很在意,但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要喜欢在衣服上面做文章,挑开已经渐渐平复的旧时伤疤。原因很简单,因为日本读书人虽然对中华文化有钦慕之意,但是对现实清国的存在却相当蔑视,他们打心眼里对满清有一种敌意。日本文化界认为:“满清太祖皇帝自鞑靼统一华夏,帝中国而制胡服,盖是矣。”“今也,先王礼文冠裳之风悉就扫荡,辫发腥膻之俗已极沦溺。则彼土之风俗尚实之不可问也”。在日本人心中,“因为满族人的入主中原,中国已经荣光失尽。”比如,现在的日本民间还留下不少当年日本人好奇的绘画,绘画中的清国人都是“辫发胡服”,与史书记载中的华夏衣冠和他们想象中的中华人物,已经大不相同。据说,当时的日本人对“辫发胡服”的中国人总会特别仔细地询问,并且用画笔把他们的形象画下来,不仅是猎奇,也借了这种外观的描述,表达一种文化上的轻蔑。乾隆年间,一个叫做关龄修的日本人,拿了日本保存的深衣幅巾及东坡巾,告诉中国人说,这是“我邦上古深衣之式,一以礼经为正。近世以来,或从司马温公、朱文公之说,乃是此物”,还故意问中国人说,你们那里一定也有这样的衣服吧?中国船员仔细看过后,只好尴尬地承认,这是“大明朝秀才之服式。今满清衣冠俱以改制。前朝服式,既不敢留藏,是以我等见于演戏列朝服饰耳”。

  日本人的逻辑似乎很是有趣,他们把中国明朝以前的一切都看做是文明的正宗,认为满清的“辫发胡服”是文明的倒退,所以,他们觉得,既然中国现在被满清统治,而满清就是蛮夷,蛮夷奉行的文化,就一定不再是正宗的汉文化,而只有日本才是中华文化的正宗。这种本末倒置的文化思想,着实影响了为数甚多的日本人。一位叫本田四明的日本学者问中国船员,满清的庙堂音乐究竟与古先王之乐有什么差异?中国船员说“此刻祭祀与文王一般”,并引朱熹作证,说朱熹是宋朝大儒,四书的注释都是他写的,清国是尊朱熹的,所以朝廷的乐曲也一定是文王之乐。本田四明却反唇相讥:“不待足下之教。四书集注,不佞初读之,疑礼学非孔子之意。已而广涉诸家,未尝知有谓古之乐犹存焉者矣。盖贵邦今上,由贲(坟)典以新制清乐邪?”尽管中国船员仍然坚持“今清亦读孔孟之书,达周公之礼,新制未之有也”,但是,本田四明还是直截了当地说:“贵帮之俗,剃头发,衣冠异古,此何得谓周公之礼?而新制未有之。足下之言,似有径庭,如何?”日本人特别是日本文化人有了这样的逻辑,中国人再义正词严的反驳大概也是无用。

  不光是日本人瞧不起满清,就连朝鲜、越南等满清藩属国也从骨子里蔑视满清朝廷,尤其是朝鲜,表面上,迫于清廷的威势,按期前来“朝贡”,实际上,对清廷充满怨气,背地里把清廷称为“虏朝”,把满清皇帝称为“胡皇”,并坚持使用明王朝的崇祯纪年,一直延续到崇祯二百六十五年。朝鲜人认为,满清统治中国,“华夏已亡”,是以自己以“小中华”自居。由于这种蔑视甚至仇视满清政府的心理的出现,并逐渐开始蔑视和仇视中国人,直接导致了日本侵华野心的滋长。随着满清政府的日渐衰败,日本人胆子也越来越大,磨刀霍霍,甲午海战终于爆发。此后数十年间,中日两国冲突不断,两国人民的对立情绪也与日俱增,仇怨乃成。

评论(0) 引用 浏览(1061)
发表评论
共有9条日志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0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