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锐的博客
黄光锐的博客
 http://blog.wforum.com/hgr200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欢迎光临黄光锐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黄光锐
 
注册日期: 2009-11-11
访问总量: 368,54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南海局势向善向好,不过还有三个
· 看谁敢闹事?中国刚公布了一款大
· 中国北斗导航有多强?对解放军作
· 中国海军造舰“一厂抵一国”,三
· 俄罗斯这一战略为何让美军惧怕,
· 俄罗斯这次罕见出动六架战略轰炸
· 美国又来中国门口喊打喊杀,普京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时事评鉴】
 · 美惹恼不该招惹的国家,这大国军力
 · 美强烈支持印度入常,印网友称会被
 · 美步步紧逼,俄罗斯正在给美颜色看
 · 日本战败日,“比安倍还狠”的稻田
【历史评鉴】
 · 此国还不如中国一县城大,总力挺中
 · 可叹:辛亥至今已有百年
 · 没有吴佩孚的“中国1921”
 · 关于藏南问题的一些看法
【中国海军战略】
 · 南海局势向善向好,不过还有三个挑
 · 看谁敢闹事?中国刚公布了一款大杀
 · 中国北斗导航有多强?对解放军作战
 · 中国海军造舰“一厂抵一国”,三大
【批判货币战争】
 · 大象需要在乎狮子的“真心”和“善
 · 政府关门可以,赖债却绝对不行!
 · 对“私有银行发行货币”感到恐惧的
 · 转贴: 美国对华触目惊心的疯狂大掠
【美利坚帝国沉沦】
 · 俄罗斯这一战略为何让美军惧怕,“
 · 俄罗斯这次罕见出动六架战略轰炸机
 · 美国又来中国门口喊打喊杀,普京替
 · 这国曾经作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帮凶,
【关注岳东晓案件】
 · 三峡之争纯属愚昧、原始思维
 · 岳东晓评美国大举发钞与《帝国沉沦
存档目录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网络日志正文
大象需要在乎狮子的“真心”和“善意”么?---评陈志武与乔
良的“金融战”对话
2011-06-25 20:33:46

最近,美籍华人经济学教授陈志武与撰写了《超限战》一书的空军少将乔良围绕“金融战争”话题的一场公开对话可以说是沸沸扬扬,在网络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对此,笔者首先要说的是,这种通过公开辩论来理清是非曲直的做法对于多年来“上面说什么是对的,什么就对”的中国而言,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正在真正地“走向共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仔细看了此次“交锋”的谈话记录之后,笔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一贯支持“自由资本主义”的笔者在立场上倾向于陈志武教授,然而对这场辩论的“感觉”却更倾向于乔良少将。经过一番思考,笔者明白了这是为什么:虽然在对话里一直没有挑明,但陈志武与乔良反复争论的“潜在主题”始终是美国在主观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并不无私的美国有能力也有意愿出“盘外招”
对此,不得不说陈教授讲了一些相当幼稚可笑的话。虽然他一再强调不要“把美国看成圣诞老人”,但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强调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是做了许多好事的,是符合经济学规律的,甚至是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应该感谢”的。例如,陈教授提出“幸亏有美国提供哪里都信得过的美元硬通货,全球化才能运转起来,跨国交易成本才那么低”,还强调了美国“能够用他们纳税人的钱,派这么多海军、这么多军舰和军人,把世界海域的安全给维护起来......如果没有美国通过其全球海军体系,提供这个安全保障,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很难达到现在的水平”......

 

笔者认为,陈教授所说的这些有其充足的事实依据,笔者对陈教授“当下的世界秩序的确有很多问题,有许多对中国不利的地方,但我们不能否认中国又是目前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国际秩序特别是金融秩序需要改革,但不是需要革命”的观点也是基本赞同的,但笔者不得不说陈教授进行论证时使用的逻辑却是有问题的:一、美国向全世界提供了交易结算手段与海上安全保障,完全可能是因为这样做最符合美国的战略需要,比如说便于美国更加高效地从广大的“金融殖民地”榨取利益,因此美国对外提供大量公共福利的事实并不能证明美国就一定不会用“金融战”、“货币战”甚至某些阴谋手段对他国进行算计。二、细究起来,恐怕陈教授也无法否认美国凭借其掌握的世界本位货币与海权霸主地位等战略制高点强势地获取了大量利益,而且在很多时候这不可避免地是以损害他国利益为前提的。就以美国的海权为例,一方面,美军舰艇遍布全球的军事存在确实为国际海运提供了安全保障;但另一方面,在维护“美利坚的利益”时,它们同样是毫不含糊的!美国海权的“免费护航”确实为中国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但对于中国国家统一的“核心利益”而言,1950年6月27日开进台湾海峡的美国第七舰队又意味着什么,相信读者们都是很明白的----这显然已经不是“主张更直截了当,不喜欢扭扭捏捏”的“文化差异”可以解释的了,而是冷酷无情的超级大国政治。对于这么一个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非常强横地使用其国力的美国,陈教授的金融交易是“基于自由自愿”的选择,因而“金融就是金融,战争就是战争”,两者“不能混为一谈”的说法显得非常的苍白,而且缺乏起码的说服力。

 

在直接关系到“金融战”是否成立的话题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对于“广场协定”与“卢浮协定”之后日本“泡沫经济”的产生及其破灭,美国财政部与华尔街金融资本是否扮演了某种不仅仅是市场交易方的角色?对此,各方的观点是尖锐对立的。然而不争的事实是,在广场协定与卢浮协定的谈判过程中,时任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三世不止一次两次地以“现在美国对日贸易逆差如此之大,而美国还继续承担着保护日本安全的义务,如果谈崩了,在国会山将会激起极大的愤怒” 之类口吻对日本中曾根政府威逼利诱。而谈判的结果,就连美国自己的舆论亦不讳言是“以相当高的要价向盟国‘拍卖’了美国在北大西洋公约和日美安保条约下的安全义务。”倘若脱离冷战的大背景,要包括西德和日本的西方盟国一面接受美元贬值,一面继续保持对美国的资本输出(特别是继续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并且还公开承诺以协调一致的行动控制美元贬值的速度,防止美元汇率出现失控性的快速下跌----实质上意味着由盟国大量分担本应由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承担的保卫美元的责任----乃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而反过来说,在那个前苏联军事扩张咄咄逼人的时期,美国不利用西欧与日本在安全领域有求于美国的“盘外优势”,在金融货币领域进行大规模的“权力寻租”活动,同样是完全不合逻辑的。毕竟,就连陈教授也承认美国对外提供公共产品时并不是“充满仁慈和无私”的。

 

再具体到“美日金融战”的广场协定、卢浮协定与巴塞尔协定“三部曲”,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对国际金融货币秩序的具有充分合理性的整合,然而每一个同日本泡沫经济的启动、失控与最终破灭均有脱不开的关系。以巴塞尔协定为例,诚然其出台对规范各国银行资金操作,整合国际金融活动秩序起到了重要作用,完全可以说是“必然趋势,顺之者昌”。然而任何有合同谈判经历的人都应当懂得“魔鬼在细节里”的道理巴塞尔协定对银行资本金充足率的规定,对于以间接融资为主的日本经济和对以直接融资为主的欧美经济是否做到了“一碗水端平”,至少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从实力对比上看,同时身兼西方金融货币体系掌门人与西方头号军事强权的美国在这一过程中完全可以把制定国际金融游戏规则和打击日本“经济威胁”作为两者兼得的双重目标。这其中并不存在必然要相互排斥的逻辑关系。


美国是不是“圣诞老人”重要吗?
然则,在笔者看来,正视美国运用其超级大国权力介入金融货币领域并进行“权力寻租”的可能性,甚至不回避美国完全可能放出具有很强攻击性的“盘外招”,却并不意味着以“阴谋论”为基础来看待美国是可取的。

 

首先,很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至今仍处于美国事实军事占领下的国家,日本根本无法取得与美国平等的谈判地位;而对于掌握着战略核武器,拥有全球最大规模常备军,完全堪称世界独立一级的中国,美国是无法套用同样的手段进行“权力寻租”的。笔者反倒是认为,被乔良少将视为美国“金融战”组成部分,甚至怀疑为针对中国战略部署的一些举措,在美国人看来却完全可能是一种合理的预防性措施。毕竟,美国要面对的不是可以居高临下说话的日本,而是发展迅速潜力巨大而意识形态却仍然对立的中国。

 

例如,许多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受到了政策法规上的限制。乔良少将形象地比喻成“好比名义上告诉一只羊,你可以不进羊圈,但同时却又在周围把篱笆全部扎好,使你除了进圈别无选择”,并认为这是一种针对中国的“软暴力”。但在美国人看来,他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些“政企不分”的中国企业突然拿出这么多资金到美国进行投资收购,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作为现有国际金融与资本体系的掌门人,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是完全开放的,本来风险就很大,现在出现这么一些“来路不明”的投资者,那么即便仅仅是为了防范其进行“破坏活动”的可能性而采取若干防范与限制措施,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中国自己难道不是用这种逻辑来限制入境的外国投资者,甚至是资本账户根本就不开放吗?

 

当你用阴谋论怀疑别人时,就应当想到别人也会用阴谋论看待你,战略层面的疑惧从来都是双向的。例如中铝注资力拓遭到阻挠时,很多人愤怒地指责这是对中国企业的歧视,可是澳洲舆论的焦点却是效益并不好也没有什么铁矿行业经验的中铝怎么会如此痛快地拿出巨款进行一个风险很大的投资----作为上市公司,中铝的报表都是公开的,而按照当时的报表中铝的经营状况不是差,而是很差,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美元来实在是很容易令人怀疑其资金来源到底是不是正常的----于是,“阴谋论”很快就甚嚣尘上了。最流行的解释自然就是那笔投资根本不是来自中铝,而是来自中国政府,因此中铝实际上不过是中国政府图谋控制力拓的“代理人”而已。在西方资本市场上,这么一个说法毫无疑问是犯了大忌讳的,以致原先与中铝谈判并签定注资协议的力拓高管最终都不得不离职了事。而这个“阴谋论”究竟是不是确有其事,也一直众说纷纭,但笔者确实曾在餐桌上亲耳听到某位“与中铝高层关系密切”的人士做了“确有其事”的表示。

 

中海油收购尤尼科一事,也很快被扯到了“该公司政企不分”、“中国图谋控制战略性石油资源”的“阴谋论”炒作之中,但同时也有“商业版”的“阴谋论”观点,认为傅玉成发起收购就是为了炒作,或者用流行语就是“搏出位”。而华为在美国的收购行为,同样是因为与中国军方颇具神秘色彩的关系,被竞争对手以“谋求获取军事技术”的嫌疑打压。然而,同样是中国人创办的企业,联想收购IBM电脑时由于联想是一个充分市场化了的企业而且事先做了充分的铺垫与准备,就没有遭遇这样的阻挠,十分顺利地完成了交易

 

因此可以说,对于来自中国的投资,美国人扎的是篱笆,而不是电网。而且篱笆的松紧程度,与交易主体的身份以及其与国际上的“接轨”程度是有直接关联的

 

你可以选择用“阴谋论”来解释这些事件,也可以选择用西方式的游戏规则来解释这些事件,但一旦选择了某种模式,你就应当一直保持这个模式,而不是采取“双重标准”:无限上纲的“阴谋论”,最大的问题就是其鼓吹者往往无限夸大“阴谋”的可怕程度,却不解释“阴谋”制造者这样做的合理性在哪里,更不把“阴谋论”本身放到“阴谋”里。按照某些“阴谋论”的逻辑,似乎全世界就是黑白两色,某些人是智慧无穷却全无道德的魔鬼,某些人则是无辜而又无知的羔羊。这种渲染里暴露出来的心理上强烈的“受害意识”,对于一个极端贫穷落后的国家也许是正合适的,但对于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却是相当危险的。

 

对此,笔者的观点是:你一旦无限上纲,就必须走到底,就必须接受“阴谋论”的双向性与无限性。可以说,这个问题上最好的例子就是那本《货币战争》:其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你宋鸿兵先生还活着----既然按照你的说法,那个“可怕的国际金融资本阴谋集团”干了那么多阴森恐怖的事情,那么你揭露了他们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内幕,他们却为什么让你把这本书出版了呢?他们又怎么没提前把你暗杀掉呢?你宋鸿兵不是说他们刺杀美国总统都很容易吗?“特委的同志们都牺牲了,你却怎么还在喘气!”于是,唯一的结论是宋鸿兵先生其实也是“国际金融资本阴谋集团”豢养的,那本书也是“国际金融资本阴谋集团”的一个新阴谋,其目的不外是用“恐怖销售法”来引导中国拿资金在高位买入“国际金融资本阴谋集团”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需要抛售的黄金......

 

待续...

评论(0) 引用 浏览(2103)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0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